笔趣阁 > 九域神皇 > 第2640章大长老有故事,有点稳

第2640章大长老有故事,有点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人逢喜事精神爽,秦川现在就觉得自己精神真的爽,实力大增会带来精神上的强大,就像身体,强壮的身体也会感觉很舒服,那种浑身有劲的感觉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精神上也是如此,精神强大了,会感觉更加的舒适,那种感觉就如一个人很多天没有睡觉后忽然睡了一个自然醒的变化。

    龙宝宝如今到了神王境,但是看起来,依旧和之前没有太大区别,至少秦川看不到,但是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其实龙宝宝被秦川一唤出来,就吸引了很多注意力,毕竟忽然多出了一道神王境的气息,还是会让人主意的。

    神王境的存在,一个都是很重要,有时候一个神王境甚至可以改变局势的平衡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神王境对于这周围有多少神王境存在都是很清楚,这忽然冒出一个,而且气息很特殊,所以想不引起主意都难。

    龙宝宝血统不一般,神龙血脉,虽然只是刚进入神王境,不过散发的气息还是很强大的。

    这让那些人好奇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神王境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秦川很快就收回了龙宝宝。

    气息自然消失,这让那些人又是一愣,瞬间出现,又很快消失,这是隐藏起息还是?

    当然他们也想过是神王境的驯兽,比起放出来气息出现,收回去,气息消失。

    这么想的话,似乎更加合理。

    大家谁都有什么底牌,并不能完全清楚,谁还没有几个杀手锏,所以这么想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位置判断是总殿哪里,这也让一些人皱眉,总殿出现了一个新的神王境存在,哪怕就算是一个宠物,也会让一些多想。

    毕竟是神王境,境界达到了,要是施展恐怖,谁能保证一个神王境不能横扫呢,就算难,但也不是没有,历史上出现过数次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才,天才中天才的恐怖,同等境界碾压,甚至可以无视数量的压制。

    上午秦川去了总点哪里,也不知道是因为人少还是自己受到了重视?总之自己也参加了这一次的会议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会议,虽然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正规,但是商量的事情倒是很正规,昨天宗主似乎和秦川说了,一些事情今天会说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这个女人,秦川都有种梦幻的感觉,太久了,而且这是个数千年身世万年前的人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就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虽然睡了万年,但毕竟是万年前的人,沧海桑田,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,不知道她是一种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秦川没有看到那个老人,曾经的大长老,坑是年龄大了,退下了,不过想到那恐怖的实力,秦川总觉得有地方不对。

    这一次有几十人,基本上是总殿的全部人了,总殿现在就靠这些人撑着,秦川则是将目光放在几个老人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气息很强,这种不是刻意的去感受,而是最表面的感受,不准确,但是对于感知能力强的人是有个大概的参考。

    而女人的实力,秦川感觉不到,但他已经基本上可以盘点,女人的实力才是这里最强的,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她能成为九天战神殿的殿主。

    “宗主,我们和他们的实力相差悬殊,这么下去,在做的可能都要没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目光狭长,有点冷冽,还有一点欢悦的亮光,秦川从这个人的目光中似乎看出点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这个时候说话,也足以说明他的身份不低,这句降低士气的话敢说出来,也足以说明这一切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一说让大厅的气氛很安静,内忧外患,而且内忧都是实力悬殊,自己处于弱势一方,这样的情况却是让人担忧。

    毕竟随时都有可能没命,或许有人不怕死,但怕死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,人和动物的区别其实也是对于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人因为理智,和对死亡的恐惧,规避祸端,控制自己的欲~望,所以才能更长久。

    动物对于死亡的恐惧只有最后的那一刻,只有真正的危险出现的时候才会,但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趋利避害,背靠大树,随风走,这是天性,这是大势。

    总殿这些人其实已经都是很有坚持很有血性的人了,对于九天战神殿的忠诚不用质疑,不然坚持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当然如果是一些特殊目的留在这里的,比如瓦解总殿这些人最后的雄心的,那就例外了。

    宗主很冷静,也很平淡,似乎并不担心总殿的局势,看着这个中年男子开口“大长老,你有什么好的注意?”

    大长老?

    这么年轻?

    不过很快就知道可能是自己错了,这个看起来中年模样的男人,和之前的前大长老武技战神传承者比起来是真的年轻。

    不过看着年轻并不是说就真的年轻,修为强大,驻颜有术,都能让一个强者保持一个很好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个看着中年模样的男人,研究有周围,鬓角有白发,加上强大的修为,已经可以肯定他不年轻了。

    秦川知道这个人是大长老后还是很惊讶的,加上之前看到的神色,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大长老肯定不能算是总殿的人。

    “宗主,大势已去,你当着宗主也不久,何必给自己这么大压力,外面虎视眈眈,只靠我们自己这些人,什么也做不了。”大长老皱眉一副苦大仇深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事情,毕竟靠他们这既是人,要不是特殊原因,估计早被分殿吞了,毕竟分殿之间也是竞争,互相牵制,所以总殿才能存在。

    现在其实分殿在争取一个机会,争取总殿殿主退位让贤,让殿主指点谁来当这个殿主,站住一个名正言顺才行。

    宗主一天不开口,除非分殿能联合起来,不过就算如此,也会落下不好名声,这是他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这么做的。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秦川现在很轻松,很悠闲,似乎站在世界之外,可能是忽然实力大增,主要是宠物,一下子让他站在了一个奇妙的位置,不知道能不能力挽狂澜,但自保足矣,没人现在能动得了他,这个自信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。
已妻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