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齐欢 > 第七百四十八章 逆转

第七百四十八章 逆转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莫哲慌张地向周围看去,然后面露凶狠的神情。

    莫哲道“大周朝廷和安义侯都已经放弃奴儿干了,你却还要守着那个约定,如今的情势已经不是当年,你这样一意孤行会害死整个海西部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安义侯,海西部族早就不在了,”莫族长神情平静,“你也不会出生,不会站在这里质疑这些。”

    莫哲紧紧地攥起手“父亲,此一时彼一时。”

    莫族长道“人都会在自己身处险境的时候要求别人的帮助,一旦可以选择就会权衡利益,当年安义侯也可以转身离开奴儿干,如果没有奴儿干的事,也许也就不会被夺了兵权。”

    莫哲向前走了几步“安义侯也骗了您,他说大周会善待奴儿干各部族,结果呢?我们奴儿干什么模样,他们享受那些富贵荣华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心不足蛇吞象,”莫族长冷冷地道,“原来是贪心害了你,奴儿干的情形是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,这是谁都预料不到的,但是族中也有了许多变化,我们有自己的土地和牲畜,族人也增多了,踏踏实实一步步走过来有什么不好?非要去拿那大富贵,那是要付出多大的代价?

    出卖族人、牺牲手足,陷害父亲,到头来只怕还是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莫哲终于忍不住伸手去握腰间的匕首。

    莫族长哀伤道“你是不肯回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有,族长是兄长的,部族的一切都与我无关,你们什么时候想过我,我这样做也是为了部族好,将东西拿给我,我就带着人离开,”莫哲额头上满是冷汗,“我不想再听你的说教,我有我自己的抉择。

    你非要如此,就等着北山部族前来寻仇,等着鞑靼大军踏平这里。”

    莫族长叹了一口气“我的儿子,除了贪财还怕死,若是再饶恕你,我又怎么向族人交待。”

    莫哲心中警钟大作,他抽出匕首谨慎地看着周围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还不动手?”莫族长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惨呼声顿时传来,莫哲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,立即伸手要去抓莫族长做要挟,却已经晚了,几支箭从旁边破败的院子中射过来,直奔他的要害之处。

    莫哲狼狈地躲闪,终于躲过那些箭矢,却一抬头看到了一个人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莫哲不敢置信地愣在那里,他面前的人是莫脱。

    “哥哥,”莫哲眼睛中露出惊恐的神情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莫脱,”莫族长道,“将奸细正法。”

    莫脱眼睛血红,紧紧地盯着莫哲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别……我错了,”莫哲道,“这里定然有什么误会,我……”

    莫哲说这话,将手里的匕首狠狠地刺向莫脱,可他的匕首刚刚到了莫脱身前,就感觉到脖子上一凉,紧接着鲜血喷溅出来,莫哲捂住脖子,怨恨地看着莫脱。

    莫脱看着莫哲缓缓倒下,眼泪也跟着夺眶而出,泪水与喷溅在他脸颊上的鲜血融合,留下两行触目惊心的痕迹。

    莫族长双目微合“莫脱,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海西部族的新族长,往后海西部族要如何,由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莫脱转身走到莫族长面前,缓缓地跪下来“父亲,我会带着族人留在这里,帮着朝廷阻挡鞑靼。”

    莫脱话音刚落,就听到有个女声道“莫族长,老身直到今日才真的佩服你,怪不得海西部族能够上下一心,让北山部族望尘莫及。”

    冯太夫人说着看向身边的徐清欢“老身差点做错事,如果北山部族真的向海西出兵,老身将是千古罪人。”

    莫脱站起身来,搀扶着莫族长迎向冯太夫人。

    冯太夫人打量着这村子“先夫曾多次提及这村子,没想到我们两族的人还会在这里一聚。”

    石族长望着眼前这一切也久久不能言语,方才莫族长与莫哲的话他们都已经听到,莫哲提及鞑靼,印证了萧太太等人的举动,如果鞑靼真的要攻城,他们必须要上下一心,才能守住关卡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”莫脱道,“我要立即带着族人前往胪朐河,安顿族人的事还要交给父亲和各位族中长老。”世子爷没有带多少人去胪朐河,万一出了什么闪失,那他真要抬不起头来,虽然临走之前世子爷对他多次嘱托,脸上满是不放心的神情,让他想想就牙痒,可他不是那种因小失大的人。

    莫脱想到这里又去看莫哲的尸身,脸上再次浮起悲伤。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,”莫征走上前,“我会处置这边的事,也会好好安葬二叔。”

    莫脱伸出手想要拍一拍莫征,却想到安义侯世子爷在他耳边碎碎念念的那些话“你儿子……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?

    我第一次看到你们父子,就觉得这其中必然有问题,果然被我猜中了。

    你说,等我当了父亲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?肯定比你要好得多,算一算再过两年我儿子就要出生了,到时候我请你到东南来做客。”

    说得好像他没有儿子似的。

    莫脱伸开手臂搂住了莫征的肩膀“你是我莫脱的好儿子。”

    莫征的肩膀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莫脱松开莫征大声招呼族人,然后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村子。

    冯太夫人擦了擦眼角,笑着看向徐清欢“人老了,看不得这些了,”说着她板着脸看石族长,“你愣着做什么,还不跟着一同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石族长早就选好了人,正准备说这话,一时被冯太夫人抢白,不过他不在意这些,憨憨地向冯太夫人点头“我留下些人手以防那些鞑靼奸细再前来。”

    徐清欢看着眼前的村落,有种熟悉的感觉,她仿佛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一缕声音回荡在她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徐清欢,徐清欢,你听到没有,我是宋成暄,如果你答应就点点头。”

    宋成暄的声音嘶哑,急切中带着恳求。

    她恍惚看到了他的面容,十分的憔悴,甚至带着几分狼狈,面容再也不似往常的平静,十分的慌张。

    徐清欢恍惚,这种感觉她很熟悉,是来自前世的记忆,可宋成暄到底在与她说些什么,她却还没有想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村庄应该是前世她最后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前世在这里结束,今生她会在这里看着简王党溃败,关于她的一切终得逆转。

    qihuan

    。
已妻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