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家有王妃初长成 >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她被人跟踪了

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她被人跟踪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墨容清扬虽然贵为公主,对这个身份却没有什么感觉,很多时侯都会忘了自己是个公主,她从小的梦想,是做个行走江湖,侠肝义胆,美名远扬的女侠。

    去年她就想出去闯荡江湖,爹娘认为她尚不成熟,拒绝了她的要求,为此,她闷闷不乐了好一阵子,如今二老终于肯放行,对她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她眉开笑眼,晃了晃脑袋,“爹,你放心,我一定顺顺利利的把信送到大哥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墨容澉点点头,“路上不准偷拆信来看。”

    她把头摇得像拔浪鼓,“不看不看,坚决不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贪玩,早些把信送到,别误了你大哥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如小鸡啄米,“知道知道,保证误不了,爹,我几时出发?”

    “你想几时出发?”

    “越快越好,不如我现在就去收拾行李?”

    墨容澉看着兴奋无比的闺女,有些担心,这丫头不会一出门就不想回来了吧?

    他有点后悔,说,“不着急,再等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下去,要耽误事的,”墨容清扬说,“爹,如果我去晚了,大哥娶了您不中意的媳妇怎么办?那可是东越的皇后,马虎不得。”

    墨容澉看着闺女一本正经的样子,心里越发后悔,这丫头铁定是出了门就不想回来了。可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他现在虽然不是皇帝,也还是一言九鼎的黄老爷啊。

    白千帆岂有不懂他心思的,但这事确实拖不得,便道“赶早不赶晚,还是早些走吧,麟儿的亲事要紧,别耽搁了。”她对墨容清扬说,“去吧,收拾收拾,明天一早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墨容清扬响亮的应道,飞快的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墨容澉看着她的背影直叹气,“一听要出远门,爹娘都忘犄角旮旯里了。”

    白千帆打趣他,“哟,是谁说闺女大了,该出去闯闯了,怎么,不舍得了?”

    墨容澉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总觉得这丫头出去了就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自己的闺女,自己心里有数。”白千帆安慰他,“等她在外头吃些苦头,就知道家里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你得习惯,清扬大了总要嫁人,难不成你想招个上门女婿?”

    “别说,我正是这样想的,晟儿不愿意离开京城,咱们膝下只有清扬,招个上门女婿不好么?”

    白千帆摇了摇头,“麟儿的婚事你做主,清扬和晟儿,还是让他们自己拿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次日一早,墨容清扬吃完早饭,挎上包袱,跟爹娘辞行。

    白千帆摸摸她的头,“在外头要照顾好自己,还有,喜欢踢人的毛病要改改,不然要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墨容清扬笑嘻嘻,“我爹说了,这是遗传,他爱踹人心窝子,所以我才爱踢人。”

    墨容澉努力压着心底翻涌的伤感,闺女还没走呢,他就开始牵肠挂肚了,这滋味真不好受!可是没法子,她娘亲说得对,墨容清扬打小自我感觉太好了,几乎没受过挫折,让她到他们庇护不到的地方,去领悟世态炎凉,感受生活的不易,对她有好处。

    墨容澉拍了拍她的肩,刚要张嘴叮嘱几句,眼眶刷的红了,他赶紧打住,一个字也不敢说,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情绪,会哭出来,打哑谜似的冲她眨了眨眼睛,然后挥了挥手,示意她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墨容清扬在他面前向来没大没小,笑嘻嘻勾着他的肩,“哎哟,爹,我又不是出去就不回来了,等着,我买好酒回来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墨容澉和白千帆把她送到大门口,墨容清扬冲他们挥挥手,翻身上马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一早就跟爹说好了,闯荡江湖的时侯,不带任何仆人,一人一骑,策马扬鞭,那才是侠女风范,带着丫环小厮上路的,那叫游山玩水,她墨容清扬不是娇气包,完全能照顾好自己。

    从东城门出来,一路往北,天刚擦黑的时侯,她在集镇停下来,准备找客栈打尖,牵着马慢悠悠的走着,装作打量着路边的客栈,余光却瞟着后头的动静,没错,她被人跟踪了。

    这人的跟踪技术很好,若是换了别人,一定察觉不到,可惜,她对他们太过熟悉,也知道她爹肯定会给她派暗卫,沿途保护。她理解爹的心情,却不认同,不是让她出去历练么,后头派人保护是几个意思?她要凭自己的本事到京城,暗卫什么的,一边去吧。

    但是时机未到,她不想打草惊蛇,且由他跟着吧,等到了澜江口岸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她一身劲装,腰间挂着佩剑,看人的时侯,目光带着几分冷冽,还真像个行走江湖的侠女,虽然是独自一人,倒也没谁敢上前搭讪。

    墨容清扬找了个馆子坐下,叫了几个菜,又要了一瓶酒,自饮自酌,慢条斯理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频频侧目,明明是娇花一样的少女,偏要装出一副老江湖的派头,未免让人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宁十九站在对面店铺的骑廊柱子边,远远的看着墨容清扬,见她捏着酒杯往嘴里倒酒,倒也不担心,公主的酒量是被太上皇从小一点一点培养起来的,以前还醉过几次,后来就不容易醉了,有时侯跟他们一起喝酒,他们几个倒了,她只是红了脸,身板却坐得笔直。

    眼下东越国泰民安,一路上还算太平,就这么跟着,等到了京城,把公主交给皇上,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这一路除了暗中保护,还要小心不被她发现,不然,他的下场可能会有点惨。

    风平浪静走了几天,终于到了澜江口岸,墨容清扬要在这里坐船渡江。

    澜江口岸很繁华,比起客船,更多的是货船,南来北往的货物都要经过这条水路,有些商人干脆就在这里进行货物交易,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交易口岸,小贩们看到了商机,也都跑到这里来摆摊,卖茶水,卖小吃,瓜子核桃,扇子,伞,包袱皮,胭脂水粉,拐杖,防水油布……什么都有,叫卖声此起彼伏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客船有好几艘,一字排开,船夫们都是武孔有力的汉子,站在船头大声招揽客人,声音宏亮,在各种叫卖声中显得格外清晰,墨容清扬在岸上徘徊,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坐哪艘船。

    第二更来了,月底月票竞争好激烈,又被挤下来了,手里还有月票的小可爱投小王妃一票啊,加油??!

    。
已妻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