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旷世秦门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云须

第四百二十七章 云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故人?”云须子听得云里雾里,但见风吹雨脸上的表情,却为在守门弟子前多言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便朝风吹雨道“你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我带你看看这雪域美景。”

    风吹雨会意,当即朝云须子拱手道“那便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离开昆仑山门,行不数里,便听云须子出声询问道“你不在凰琊好好呆着,跑来昆仑作甚?”

    风吹雨不答,只顾向前。云须子见状,不由拉住风吹雨的袖摆,故作不悦道“莫不是你惹了什么事,却跑来昆仑避难?若是如此,合当告知实情。”

    风吹雨一阵头大,不由轻叹一声“便真惹了祸事,以你对我的了解,又怎会选择避难?倒是你家弟子,出了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云须子闻言惊呼出声,破煞殿弟子乃是昆仑当中最守规矩的,风吹雨的话,着实让他有些吃惊。云须子一脸严肃,当下便朝风吹雨道“我们下弟子足不出户,如何惹事?你可莫要戏弄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在昆仑呆的时间太长,倒是将自己的弟子都忘得一干二净了。”

    经风吹雨这么一提点,云须子倒是想起一人,他环视四周,见四处无人,便低声道“你说的可是秦泽?”

    风吹雨点了点头,便将秦泽一事与他说了。后者闻言暗自咋舌“那蛊雕修炼千年,便是我当年闯塔时,也不是对手,没想到那噬心蛊咒竟如此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没用的。”风吹雨微微皱眉,秦泽如今危在旦夕,他可不愿听这些官话“我只问你,可有法子让我们进一趟镇妖塔。”

    云须子眉头紧锁,不由问道“你们要进镇妖塔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只有让那蛊雕解开秦泽体内的噬心蛊咒,方可斩断祸根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镇妖塔是昆仑圣物,即便是本门弟子想要入内,也得经过掌教同意。何况风吹雨还是个外人,如何能够得逞?

    不过云须子到底是昆仑如今首座当中最为聪慧之人,很快心中便有了计较“秦泽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风吹雨没有多言,便带云须子来到雪域门户,远远便见着紫眸立与雪中。

    “云须道长。”紫眸见了云须子,欠身施礼。后者眼中闪过一丝异样,还礼之后,目光落在秦泽身上。

    简单查探了一番秦泽体内的状况,云须子颇为严肃道“你们对他做了什么?他体内现在有三股不属于他的真元逗留在灵识、心脉、紫府三处,稍有不慎,便会经脉碎裂,爆体而亡。”

    风吹雨一阵尴尬,便将曹天鼎三人出手护住秦泽内府一事说了。云须子听罢,当即低喝道“胡闹,此举如此凶险,亏你想得出!”

    风吹雨一脸的无辜,当时情急,若不如此,便叫那噬心蛊有了可乘之机。到那时,成功占据秦泽肉身的噬心蛊,又不知会做出何事来。

    云须子脸色难看,口中道“眼下看来,就算解开了他体内的噬心蛊咒,恐怕也未必能够活命。能否保全己身,还要看他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说罢,云须子袖袍一挥,一股无形的吸力便将躺在地上的秦泽收入袖袍当中,这方才所施展的,便是昆仑秘法,袖里乾坤术了。

    紫眸见状,不由皱眉道“道长此举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云须子看了她一眼,略有不悦“自然是要救他,姑娘妖兽之身,又是元神之体。在下奉劝姑娘,远离此地,莫要被昆仑弟子见着了。”

    紫眸微怒,脸色瞬间阴沉下来“本座是去是留,不劳道长操心。若是秦泽少了半根头发,定要叫你昆仑好看。”

    云须子还从未被一妖兽如此威胁,不过想到紫眸与秦泽之间的关系,当即和颜道“姑娘大可放心,秦泽乃本座弟子,自是不会加害与他。倒是姑娘身份特殊,秦泽先前还是昆仑弟子时,各大掌教碍于颜面,并未与姑娘撕破脸皮。可如今却大不相同,还请姑娘远离昆仑,避免引起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谓的正道之人,都是一般嘴脸。”紫眸说这话时,白了身边的风吹雨一眼,后者却是一脸无辜,只好朝着云须子赔笑道“既如此,我等便在玉门关内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一有消息,我会立刻通知你们。”

    云须子说罢,霎时化作一道流光望昆仑而去。风吹雨看了看身边的紫眸,没好气道“走吧,跟我这正道之人,去玉门关转转。”

    却说云须子回了昆仑,便往青霄宫大殿拜见无为子。无为子穿着一身青衫皂袍,束发纶巾,十分正式,云须子见状不由道“掌教师兄这是要去何处?”

    “龙岛一役,血宗再现人间。作为新的六府之首,剑冢自然要号召各家掌教商议此事。你便与师兄弟们在此守家。少则三日,多则半月,好生调教门下弟子,不可懈怠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便见无为子脚踏祥云,往东而去。他走的甚急,云须子甚至连道别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无为子不在,却是少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无为子走后,云须子便打开青霄宫内的禁制,通过化境通道,来到镇妖塔下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守塔者没月更替一次,今日守塔者,乃和风殿弟子费桀。费桀见云须子到,不由上前拜道“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可不是你师傅了,你该唤我一声师叔才是。”对于费桀,云须子还是十分喜爱的。虽然天资平平,但倒也算的上勤勉。

    费桀听了这话,郑重施礼道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师傅便是师傅。”

    云须子点了点头,便朝费桀道“打开塔门,我要入塔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费桀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由道“师傅,这镇妖塔可只有外门弟子才能进入。师傅你这这不合规矩吧?”

    云须子笑了笑,朝着费桀道“为师赠你你一物,来,来,来。”

    费桀没有多想,朝前走了几步,只觉脑海当中一阵灵光闪过,瞬间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“你且休息片刻,为师去去便回。”

    。
已妻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