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烟花散尽似曾归 > 第二百四十五回:夜查

第二百四十五回:夜查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春末夏初的时候,各样的树都长成枝繁叶茂的一大棵了。树就和房檐连着,在夜里头就好像是浑然成了一体。

    忽然,有东西从树上跳到了房檐上,打破了这种浑然一体的现状。

    那玩意儿黑咕隆咚的,和周围的夜色几乎要融在一起去了,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个甚么东西,偏偏长了一条白尾巴,让人一眼就能看见它。

    那玩意儿轻手轻脚沿着墙沿迈步,白尾巴就在身后一晃一晃,瞧着有点儿好笑。

    不等这家伙走完那墙沿的一半,墙底下就有个提灯的人找来了。

    暖黄的灯影朝上晃了一下子,而后就听见人喊了“大春。”

    墙沿上的玩意儿“喵”的一声,原来是猫。

    灯影底下的人眉目如画,好看得像个话本子里勾魂的狐狸精,接着向墙上的猫重复道“大春,下来。”

    好些人都知道裘印公爱养猫,通常是养在私宅当中,家里常常滚着三四只猫崽子,最肥的是那只叫“棉棉”的大白猫,胖的十分勇武。裘安仁最喜欢的,却是这一只唤作“大春”的。

    这猫的花色少见,浑身漆黑,只一条尾巴雪白,是一条墨里藏针。

    大春站在墙沿上犹犹豫豫,伸出一只爪子来,犹犹豫豫,不知道是要往下跳还是不跳。

    “大春下来。”裘安仁催促着,将灯搁在地上,伸出两只手来,展开了等着大春往下跳。

    大春犹豫了一阵子,从墙沿上纵身一跃,而后稳稳当当地落在了裘安仁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在屋里待着陪我不好吗?非得跑外边儿来,是要你逮耗子啊,还是瞧上别的小母猫了?”裘安仁掂了掂手里的猫,摇头道,“又重了,别见天儿和棉棉学,净知道吃。”

    猫在裘安仁的胳膊上蹭了蹭,咪呜咪呜地哼唧了起来。

    裘安仁两手抱着猫,当然没办法再打灯了,于是就那样一路抹黑走回了自己的屋中。

    屋中是点着灯的,桌上放着些纸笔一类的,应当是裘安仁在看甚么东西。

    他把猫往腿上一放,就开始接着看手里头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裘安仁刚看出来余知葳用的是掩日的功夫的时候,那句“监守自盗”其实是拿来炸余知葳的,余知葳也很快上了勾。

    看起来像是透露出了自己是掩日中人。

    可裘安仁查遍了掩日,却一直没查出来余知葳在掩日中的身份。

    几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弟子,都是确有其人的,叫这些名字的,也一直是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裘安仁一时觉得自己是被余知葳诓骗了,她可能只是因着京城掩日叛乱的时候对这个门派有所了解,说来胡诌的。

    可他后来仔细回想了一下,余知葳的身形瞧着就像是练过掩日功法的。

    余璞夫妇都不算矮,从余靖宁的身高当中就能瞧出端倪,可余知葳实在不算是高。甚至比平朔王妃都要矮一些。

    练过掩日功法的人,不仅长不了太高,连骨头都比旁人的细一些——为了达到极致的轻灵和敏捷。

    余知葳这种身形,实在是不像是沙场来回的,身上连一点儿和“结实”沾边的影子都瞧不见,甚至比一般丰腴些的闺秀都瞧着纤瘦。

    这般身量,说她没练过掩日的功夫,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裘安仁手里一下一下摸着腿上的猫,手法轻柔无比,可脸上的表情却和手上的动作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余知葳这个人,总让他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是那种见到同类或者对手的不舒服。他已经拉拢过她一次了,但她不识好歹,拒绝的比谁都干脆,还直接出手了,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头上那一下到底是谁砸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若是不能做盟友,和他站在对立面的时候,就只能变成一个极其棘手的敌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敌人,必然要先找到她的死穴,一击必中,将人彻底抹杀才好。

    于是他开始漫无目的地查余知葳和掩日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见余知葳时候,是在“凝红丸”那件事儿的时候,此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了。

    裘安仁把猫放在了案几之上,那猫就绕着桌子边儿来回的走,绕的人头晕眼花。裘安仁那两手支着头,细细地思量起来——在掩日彻底成为叛军之前,和他们牵扯到的案子还有甚么呢?

    是甘曹案。

    他们用了掩日丐堂的一个分堂主上去顶锅,那人却临了临了地改变了口径,导致阉党那一回吃力不得好,直接让他蛰伏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此人翻供之后,余靖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和东厂的人当街闹起了冲突,甚至在他知晓这个消息之前就做好了部署。

    这事儿和余靖宁有关系,那和余知葳呢?

    这个翻供了的人又和余知葳有甚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那人在他眼里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卒,记住他的名字实在是难为我们裘印公了。他翻了半天卷宗,才查出来,这个人叫邵坚,掩日中称邵五爷,乃是当时丐堂八大胡同的分堂主。

    这个人和余知葳能有甚么联系?

    于是裘安仁又陷入了漫无目的搜寻之中,把这个邵坚翻出祖宗十八代来。

    既然是叫邵五爷,那肯定有四爷对吧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邵坚的哥哥,邵垒邵四爷也做过八大胡同的分堂主,而且,据说这个人,有受门外弟子的习惯。

    裘安仁十分高兴,觉得终于有进展了,连他曾经有个相好是倚翠楼的头牌这种风流韵事都翻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线索好像是又断了。

    这个邵垒,只收男弟子。

    裘安仁抓了一把头发,把这一大堆杂七杂八的线索放在一起,好像是有点甚么联系,但是要是真想条分缕析地找出甚么线索来,那简直就是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邵垒的徒弟,邵垒的徒弟,裘安仁把这句话在心里念了两遍。

    那有没有可能,邵垒不知道自己收的弟子是男是女呢?他把邵垒的几个门外的徒儿都瞧了一边,竟然年岁都差不多大,放到现在也都是十四五六岁的少年人,还都是有名有姓有父有母的人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yanhuasanjsicenggui

    。
已妻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