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望雪飞 > 381、岩浆驱虫

381、岩浆驱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如今人间的事,夏一诺什么消息都没有,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安,感觉被整个世界遗忘了,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岩浆旁边,他打磨着铜棍,边逆血淬灵,边内窥着自己的血液,飞龙果实再也压制不住恶魔黑血,红色的血脉被一点点蚕食着,然而自己根本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也许自己快要升到二阶了。

    黏稠的黑血中不知道有什么物质,能将灵力转化成暗黑灵晶,可以被恶魔灵虚吸收,他现在长得比另外两个灵虚大出不少。

    那两个从来没有睁开眼的灵虚,现在犹如他腰后两只荷包,与高大的恶魔灵虚对比并不显眼。

    夏一诺开始想象伊普的生活,独自在人间,片刻也不敢马虎,不敢暴露一寸皮肤呼吸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自己如今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随它去吧,夏一诺对自己说道,我讨厌所有的恶魔,包括我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感情这种东西,魔有吗?

    如果有,永远戴着人类的面具,生活在对于魔界来说幸福如仙境的人间。他憋了两千年不进化,压制着不吸食人血,是什么感觉?他开心吗?

    人成了神仙,会开心吗?也许做人上人的感觉,是很爽的吧。

    不要去羡慕别人了,也别替别人操心了,还是想想自己怎么搞到深渊地图吧。

    没有黑夜的掩护,让夏一诺始终没有找到偷取地图的机会。

    贫瘠的魔界,有的只是恶劣的环境和天气。这让恶魔们几乎没有什么个人财产,他们把仅有的骨刀插在自己触须里,只有为了除去寄生虫时,在岩浆中泡一下,才会看到恶魔身上带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是的,恐怖的恢复能力!恶魔们从来都是在岩浆里洗澡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很短,恶魔们的魔囊是他们的弱点,他们必须要在魔囊受到伤害之前,跳出岩浆。

    并且,他们会在这时候将东西交给自己的仆从,而不是随便放在一边,仆从是魔界最普遍的私有财产,受魔神保护,可以信任。

    偷铁面的东西最难之处,还不是这些,而因为他是一只魅魔,夏一诺中过一次他的魅惑,离得有七八丈远。

    抢了东西就跑,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,因此夏一诺一直在想的是如何偷。

    基本上时时都在岩浆边打磨铜柱的夏一诺,不会存在偷看铁面除寄生虫时被怀疑的可能,他发现铁面将一些贵重的东西,都藏在他的肋下触须里。

    魔界不分昼夜,让人很痛苦,夏一诺适应好久才学会睡觉,才学会计算天数。

    每九天,铁面会泡一次岩浆,他用灵力偷偷察看,已经发现了一卷兽皮,上面好像画着一副地图。

    那个应该就是深渊通道的分布地图了吧,他对自己说道

    “再过九天,就动手。”

    九天之后,铁面招来一只三阶飞魔仆从,走到岩浆旁边。

    他将身上的东西一一拿出来,同时奚落着夏一诺

    “不和七阶的学院魔将签契约,却卖身于二阶的小幻魔,我以为你有多大本事,多硬的骨头!原来也是怕死的啊,哈哈。”

    铁面拿光了东西,坐到岩浆中浸泡起来,身上升起一团团白烟,他继续说道

    “舒坦……无非就是凭着一把人间的宝剑才有底气的呀。我回头找到丑蛇,让他取消和小幻魔的契约,把她签了,你就是我仆从的仆从了。哈哈哈……”铁面想到此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帮他拿着随身物品的三阶飞魔,背向着铁面,也在看夏一诺的笑话。

    这只高傲的青魔和没战斗力的小幻魔签灵魂契约的事情,让所有魔族彻底瞧不起这个逃兵了。

    他附和着铁面说道“主人,一个逃兵能有多少骨气,签下高一阶的小幻魔再正常不过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夏一诺听到此,再也忍不住,挥舞起铜柱向三阶飞魔攻来。

    那飞魔手中托着东西,只得闪身躲避。

    铜柱很长,躲避了竖劈,很难躲开横扫,飞魔被铜棒打中腰部,铁面的东西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东西已经掉在地下,飞魔再没了顾虑,与夏一诺打了起来,两道腹前的触须卷来,抢夺下了夏一诺的铜棒,交到手里向他攻去。

    夏一诺手中没有武器,就地一滚躲过这一击,捡起地上掉落的匕首,向三阶飞魔头顶跳去。

    由于研究过人间的机关书,改造过身体的夏一诺,要比这些随便改造身体的恶魔强出不少。

    速度,是他改造身体的重点,躲过向自己戳来的铜柱,他的匕首刺入了恶魔的肩膀。

    夏一诺突然感觉,将这只恶魔的头砍下来自己会非常难过,感觉到了悲伤。

    这只恶魔并未招惹谁,为何自己要如此残忍,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呢?

    伊普在人间是孤独的,我也是如此孤独,只教训他一下就算了,没必要取他的性命,只刺他的肩膀吧。

    当他清醒过来,意识到又被魅惑了,在匕首刺向三阶飞魔的一瞬间,其实已经被坐在熔岩里的铁面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铁面从岩浆中走了出来,甩掉身上的火苗,一挥触须将夏一诺打出老远。

    “逃兵,你在这里已经没有尊严了,我不知道你维护的是些什么?”

    三阶飞魔捡起地下的东西,双手捧给铁面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走到夏一诺身前抢过匕首,两道触须挥动狠狠得抽打了他的头颅,骂道

    “铁面大人的匕首也是你这个逃兵能摸得吗?记住,匕首对魅魔最重要,犹如第二条生命!”

    “罚他今天必须打磨出三根铜柱!否别一口饭也不许吃。”铁面丢下一句,转身进了山洞。

    “遵命,主人。”

    夏一诺捡匕首的意图,是偷到地图藏在空间手镯里,一只三阶飞魔不是空手可以打败的,争斗只是为迷惑。

    他成功了。

    地图偷到了,却有只三阶的飞魔在身边盯着,仍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他用砂纸继续打磨着铜柱,脑中不停的想着对策,偶尔慢下来,那只飞魔就会用触须抽打过来。

    。
已妻人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