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北宋振兴攻略 > 第七百九十五章 链式减员

第七百九十五章 链式减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完颜亶和完颜宗望当然知道金国鼠疫非常凶险,但是他们对于防疫之事,却并不那么上心。

    完颜秉德的病,并不是鼠疫。

    会宁府并没有鼠疫,这是目前的事实。

    黄龙府是重灾区,但是因为大雪封路,并没有传染蔓延到会宁府来。

    冬日万物蛰伏,不管是老鼠,还是跳蚤,在冬日都不会太过活跃,等到病患都死了,鼠疫自然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完颜宗望没有像大宋一样采取绝对措施,来隔绝病患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是他对天时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陛下,事实上,我们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大宋不可能救援我金国,现在金国境内也没有足够的医者医治病患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并不是没有任何措施,眼下已经隔绝了整个黄龙府,而我完颜家也在爆发之前,撤出了黄龙府,完颜真珠不就从黄龙府赶回来了吗?”完颜宗望颇有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雪封禁,是他的最大依仗,虽然今年的降雪不多,但是北境严寒,下点雪就足够封堵了。

    完颜亶仿若明白,又仿若不太明白的点了点头,疑惑的问道“叔父,那岂不是说我们已经放弃了黄龙府?来年开春之后,宋人会不会趁虚而入,占领黄龙府?”

    完颜宗望对完颜亶的问题有些惊讶,看了眼裴满氏,笑着说道“陛下思考问题越来越全面了,我金国再兴有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其实又回到了陛下问臣的那个问题,为什么不救黄龙府。”

    “大宋皇帝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人,他对我金国虎视眈眈,陛下觉得明年大宋,会不会来攻打我金国?”

    完颜亶抬头看了一眼裴满氏,裴满氏只是面含微笑,装作没有看到完颜亶求助的目光,她抓着完颜亶的手轻轻握了握,完颜亶立刻会意说道“我觉得宋国明年一定会继续攻打我金国。”

    完颜宗望点头说道“然也。我也有此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即使现在救了黄龙府,明年战事再起,还不是把黄龙府打个稀巴烂?倒是鼠疫凶焰滔天,说不定能够阻挡大宋皇帝攻打我金国,他不是在关内盛传他乃是至仁至善之人吗?难道看着他的百姓、军卒,进入疫区?”

    完颜亶仔细想了想,说道“叔父真是深谋远虑也。”

    “文帅找到了吗?他不是带着人去沈州和大宋皇帝谈判了吗?怎么到现在都没个回信?”

    完颜宗望听到完颜亶问起这个,也是略感无奈。

    他本来给了韩昉勃极烈的地位,就是盼望着能够团结金国剩下不多的汉儿,结果韩昉被沈州的燕京军给扣了。

    他叹气的说道“据随行的完颜蒲说韩昉到了沈州不久,就被大宋所扣押,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传出,按照当初杜充的处理方式,怕是被大宋当成叛徒给斩了。”

    完颜亶略一皱眉,也是愁上眉头,担忧的说道“文帅怎么也是我金国的勃极烈,大宋斩了连言语都不言语一声,实在是过分!不过眼下若是文帅在会宁府,这黄龙府或许会有些办法。”

    韩昉是完颜亶的老师,在完颜亶的认知里,韩昉是一个非常有办法的人,会宁之战,也已经证明了韩昉的能力,现在人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,不免让他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完颜宗望解释道“宋人讲究忠义两难全,以忠为先,例如郭药师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至交好友张觉被宋廷斩于家门之内,他依旧在燕京誓死抵抗,若非河北路的诸军路见死不救,彻底寒了他的心,他也不会投降,奈何被宇文虚中给杀了,那也是个有才能的人。”

    完颜亶若有所悟的点头说道“文帅之事,暂且放下,叔父,庆州附近的百姓逃难,被韩世忠在大正县赶回了庆州,这些百姓怎么办?据说庆州的鼠疫闹得也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完颜宗望忽然眯着眼说道“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是我金国的百姓呀!”完颜亶略微有些呆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他们已经不是了。”完颜宗望睁开了眼,眼神中都是贪婪的目光。

    完颜家的钱财用在了造船上,最近不太富足,屠掠了庆州,正好可以填补亏空。

    而且庆州离大正县很近,多数都是高丽、汉儿、渤海人,屠掠他们又怎么算是对自己的百姓下手呢?

    当会宁府的军卒们悄无声息向着庆州而去的时候,韩世忠也见了自己派到金国的斥候。

    韩世忠这了解到了目前金国的鼠疫肆虐,并不如想的那么恐怖。

    黄龙府是重灾区,死士去的也是黄龙府。

    而会宁府目前还没有鼠疫,金国皇城司还在运转,得到了大量情报的韩世忠,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几分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韩昉的离奇失踪,金卒调动开拔庆州的消息,他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每人五十枚银元,这趟侦查辛苦了。”韩世忠将银钱筐抬了出来,他是自掏腰包,在河间军中找出了十名敢死之人,前往金国探查消息。

    死士不敢做的事,大宋军卒可以做到,而且这次前往金国,这些人都带的鹰嘴兜鍪和牛皮甲,防护做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韩世忠始终认为让人卖命,给足赏钱是第一要务,干了活不给钱,算哪门子的道理?

    大宋皇帝都不敢克扣军卒的赏钱哩。

    等到人群散去,韩世忠决定给官家上一道札子,对大正县和庆州的事,做一个分说。

    “金国已经做好躺平任锤的态度,来应对愈演愈烈的鼠疫。”韩世忠写的大白话,他倒是能够看懂文言,但是让他写,实在是难为他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足够的药材、医者和医疗队来救助百姓,任由百姓自生自灭,不管是无奈之举还是有心为之,都是他们的唯一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经过此次战疫,医疗队的作用越来越明显,某认为,在以后的战争中,医疗队对军队的作用,应该提升到和粮草等同的权重,应该避免医疗队暴露在敌人的侦查之中,以防止敌人对医疗队进行突袭,导致伤亡的进一步扩大。”

    韩世忠写了半天,总觉得自己的的这个想法,缺少一个总结性的名词,但是医疗队越来越重要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beisongzhenxggonglve

    。
已妻人妻